茉棠

这里是茉棠!(劳烦点开,谢!)

记得看关注须知!(置顶)

大“弧”狸(慎重关注。)

按状态更新。

谢谢观看和支持啦!

努力变好看中...

〔无情x你〕夏日静好。



@YXuan 的点文。


●私设女主。(新婚设定。)


●ooc预警。


●如若接受,食用愉快。








00.


夏日蝉鸣,荷池弥漫淡雅清香,亭中垂着青丝的男子正一撇一捺地批着案子。


“无情师兄!”


少女的呼声并没有打破这岁月静好的模样,倒是更添一笔,如画般的男子浅嗜着笑,把飞奔而来的你纳入了臂弯,听着他的心跳一寸寸地在你的心窝泛开一丝丝的甜蜜。被占了位置的糖球十分不乐意,一声声的叫唤。他揽着你的腰,腾手抚着糖球的小脑袋。


“先哄你娘亲。”







01.


“我才没有生气!”


糖球似是赌气甩着高傲的尾巴踱步走进花园小径。


“今日怎么突然想起我了?”


酸溜溜的话到是被他说的有些委屈,轻轻把下巴依在你刚洗过的发上。


“早上起来就不见你在屋内,我还以为无情师兄早在的收拾了衣裳,抛弃了发妻,奔向了他处。”


你耍着机灵儿岔开了话题,狡黠地把责任推给了无情,他像只撒娇的猫儿,低下头,青丝扫过你的脸颊,虔诚地在你额头上落下一吻。


“只是看你睡熟罢了。”


“此生只愿予你一人为妻。”


这话说的好不害臊,到将这阳光下的荷花羞红,别开了脸儿。








02.


悄悄地抬头,那满眼写满了喜欢的人儿,在薄光中,镀上了薄红屈起的玉扳指微掩着红唇。以一声轻咳悄然略过。无情师兄在听到一声夫君时,他也会浮起一层薄红。据说,那是一种体会到深深幸福的表现,因为他终于娶到你了。


热腾腾的糕点在夏日中逐渐放凉,你有心逗他故意捏起一小块,软着声儿撒娇。


“夫君,张嘴,啊~”


蜻蜓掠过水面,泛起点点涟漪,荷花耸动,凉亭中的人儿视线交缠,微启的红唇,纳下了一小口软糯的糕点,微红的脸颊,温柔的眼尾,诉说着无数缱绻。


03.


大约是玩累了,又是在池中踏水,又是拨弄着花瓣,你倚着无情批注堆起的案子,面向着荷花池浅眠,轻薄的毯子不如何时轻遮你的肩头,如瀑而下盖住了你娇小的身躯。毯子的主人轻翘的嘴角,转身不知走向何处。约莫一刻钟,他摸着一本稍旧的书踱步走来,轻轻翻阅着泛黄的书页。


04.


可能是他看得太入神了,以至子你醒了也没发现。你悄悄地绕到了他的身后,玩起了小时候的把戏,双手一罩,蒙住了他的双眼。


“猜猜我是谁?”


清丽的嗓音催促着他扬起了嘴角,捉在了你的手移至唇边,仰头看向了你。暮色就着心上人的身影,他刻意压在了噪音,像是报复般启唇轻道。


“夫人。”


他抿唇笑看那被暮色染红的云,慢慢的,慢慢的,飘到了你的脸颊上。


05.


转瞬间,到了傍晚,你桃着烛灯津津有味的览着书。在自家夫君几声催促下,拔腿扑向了床。揽着无情的手臂,看着他打开一本稍旧的书,翻着泛黄的书页,清朗的声音如春日融泉缓缓流动。


“从前有一对青梅竹马...”


你嗜着他的气息,感受着他的温度,听着他的声音,安心的阖上了朦胧的睡眼,不一会儿就进入了梦乡,他知道你睡了,给你掖好了被子,单手环住了你的肩,继续讲道。


“他们摆了筵席,入了洞房,饮了合卺,结了青丝,一枕同床。”


“晚安,夫人。”


夏日的萤火虫轻摇着翅膀,不知疲惫的蝉还在叫着,微燥的凉风扫过荷塘,荷花轻曳着花瓣,只盼那夏日房中男子在你额前留下一吻。











——END——


〔恋与〕男友外套。


●ooc有。


●短小不精悍。


●设定交往。


●顺序周/白/许/李/凌。


●如若接受,食用愉快。















●周棋洛。




周棋洛的外套里有什么呢​?




——一手的糖果​。




“有时候薯片小姐会不开心,我就可以喂她吃糖果啊!”​




不知什么时候走来的周棋洛从背后环住了你,像只大型金毛犬拱来拱去,最后低声凑到你的耳边,把暧昧的吐息喷洒在你的耳廓。




“薯片小姐想知道怎么喂吗?”​


















●白起。​





白起的外套兜里有什么呢?





——一包创口贴。





经常受伤吗...握着创口贴低下了头,想想就觉得好心疼,踢踏踢踏赶紧跑向客厅看电视的白先生,一头撞进他的怀里,他捋过了你耳边的碎发,轻声问道怎么了。你才举着那些创口贴问他是不是经常用到。他竟然笑了,一下一下抚过你的背。





“嗯,经常用到,上次你的脚后跟磨破了,我就经常带着。”​


























●​许墨。





许墨的外套口袋里有什么?​




——一张护垫,两块红糖块。




你回头对上了许先生的笑,你猛得一下想起上次出去玩,突然来月事时,那一杯红糖姜茶,稳妥地立在桌上,冒着热气。​




“避免某只小笨猫这也忘带,那也忘带只能全带上了。”​




“怎么办呢?少了一个红糖块,夫人是不是应该还我一个?”​





狡黠的眸子悄然逼近,吻上了你的唇,被突然袭击的措不及防,腾地一下红透了脸。




“很甜。”​




















●李泽言。




李泽言的外套里有什么呢?





——一只口红。





“口红?”​





发自内心疑问的你脱口而出,背后低沉的声音解释着你的粗心。





“也不知道上次出去叫嚷着自己口红掉色,又没带,只能愤愤擦掉的人是谁?”​




哦~原来是想帮我啊。暗暗美滋滋想到的你,也暗搓搓的吐槽他像一只傲娇的猫儿。​看到你貌似没意识到他想要的结果,便不自然的出声提醒。




“咳,不是说,谁送的口红就给谁亲吗?”​​




















●凌肖。




凌肖的外套口袋里有什么呢?​





——​一串钥匙。





你端详了许久,也没认出​这是哪儿的钥匙,拿着它对凌肖发出了疑问。




“这么快就被你发现了?”​




他平静地把钥匙揣进了你的兜里,蜜色的瞳孔写满了坚定,仔细打量了你手上的钻戒,幸福地扬起微笑,低头吻了吻你如玉般的手背。






“按古代来说,那是我们的婚房。”​​












——end——


〔白起x你〕逮捕。

&脑嗨产物。(ooc警告。)

&同居甜文。

&文笔见谅。

&祝食用愉快!













00.


​好不容易有了休息日的白先生,赋闲在家的第一天就抱着你在家里赖床了。


“几点了呀?”​


“九点多...”​


慵懒的声线,微眯的蜜色眼瞳中倒映着你迷糊的模样,眼角泛红,嘴角略微勾起。


“该起床了。”​


你刚想慢吞吞地坐起来,没想到自家先生拢了拢你的肩,像是满足你乖顺的动作,合上了眼,你倚在他的胸口,听着让人安心的心跳,他用他的下巴蹭过你的发顶。


“再陪我睡一会儿。”​




01.​



说实话还是睡到了日上三竿​,才跟白先生收拾收拾去外面吃个饭,刚想炫耀自己收拾的比白先生快,就被白先生的笑暖到了。



“牙膏沫,小傻子。”​



拇指划过你的嘴角,热乎乎的毛巾一下糊脸而上了,擦过你的额头,抚过你的眼睑,拭过你高挺的鼻梁,抹过你的嘴角,直到温度离开了你的下巴,他才在你的额头上轻吻。



“走吧。”​





02.​



餐厅装修的很大众化,人也不是很火爆,但却充满了温馨,对桌坐在一起,调笑这面炒的不如自家老伴好的老爷爷和听到这话笑的开心的老奶奶,还有右边那桌,用朴素的木筷卷着面催孩子吃的母亲,你的眼里充满了幸福的画面,白先生看着幸福的你,也充满了幸福。




坐了会儿,热气腾腾的菜品就出现在了木桌上,被白先生支配的快乐就是碗中的荤素搭配,他把他觉得好的都给了你。




03.​



酒足温饱后,你便挽着白先生的手,逛着超市,看着琳琅满目的商品,蹭着超市的试吃。正想端起一盒冰淇淋就想往拉动的小车中扔,就被白先生捉住了。



“这个不行,你上次都痛的不行,缩在床上一动不动,冰的不许吃。”​



你鼓起了腮帮,好久没有吃过那种冰凉冰凉,入口软软甜甜的雪糕了。突然间像是脑子闪过了好点子,你踮起脚一下啄了口白先生的唇。​看着他有点难以置信的瞳孔放大,后知后觉的耳垂变红,略不自然的咳也出来了。



“咳...冰的...对你不好。”​



你略皱起了眉头,又是在他柔软的唇上轻拭过,甚至觉得不够,又在他的右颊亲了一口。那些害羞通过耳垂也在白起的脸颊上留下了淡淡的薄红。



“那只能买个小的...”​



你开心地去换了个​糯米糍雪糕,眼角弯弯上翘,喧嚷着胜利,白先生只好捂住你稍冰的手。


“真是败给你了。”​


“...慢点吃。”​



04.​



​钥匙磨蹭着锁孔,听到咔擦一声,你就会兴奋地撞开门,匆匆套上拖鞋,一路小跑扑在了沙发上,头也不抬,打开了电视。



背后拿着购物袋​白先生默默关上了门,帮你摆好了鞋,在你叫嚷着看鬼片的同时,他在厨房洗净了手,给你榨了杯果汁。


电视里的走廊一闪一闪的,突然间走廊尽头出现了一个人影,白起揽过了你的肩头让你去吸一口果汁​,香甜的芒果汁和白先生的胸膛 巧妙的让你躲过了一张放大的鬼脸。但还是被音效吓了一跳的你,往白起的怀抱中又拱了拱,有点害羞的白先生,嘴角也会柔和的上翘,一下下地抚着你的背。



悄悄睁开眼的你怂的一下换成了另一个电影,警匪片。看得你真是目不转睛到让白先生恨得牙痒痒不禁想换回原来的鬼片。



05.



“白起!你不觉得最后那一句很帅吗?!”​



你在冒着黑线的白先生面前大喊大叫,捏着嗓子学着刚刚警匪片中最后一句话。



​“你被逮捕了。”



当你还沉浸在最后一句话,那个镜头的警官一脸严肃,给犯人扣上手铐的那一刻,突然间你感觉什么抵在了你的胸口。


白起的食指点着你心脏的部位,也同电影中那最后一幕的样子,以手代枪,操着他独有的嗓音,低声说出。



“你以涉嫌喜欢我的名义被逮捕了。”














(我已经开学一周了,开学后不会经常更新,请见谅!!)

〔恋与〕如意。

●ooc有。

●顺序周/白/许/李/凌。

●短小不精悍。

●食用愉快。




——人生不如意之事十有八九。






●周棋洛。


你是一个蛮胖的女生,看着在台上唱跳的棋洛,偶尔因空气撩起的衬衣下摆,露出一点肌理分明的腹肌,台下粉丝轰然暴动叫好的样子,常常会想我是不是配不上他。


“洛洛...”


此时表演完的人正枕在你的大腿上,听到你叫他,湛蓝色的眸子便投向了你的满脸愁容,嘴里嚼碎薯片,咔擦咔擦的声音也停了下来。


“怎么了?薯片小姐。”



猛地坐起,充满笑意的目光如一汪清水浇上了你的不安。


“我是不是很胖?”



你摸这肚子上的肉丘,叹了口气。一双长臂一下把你揽入怀中。


“不胖!薯片小姐一点都不胖!抱着软乎乎的,可爱极了!”

耸动的金发,伴着湛蓝色瞳孔满满的爱意,那是你的小太阳哦!

“可不许减掉它,只是洛洛喂胖薯片小姐幸福的证明!”


——《薯片小姐!你喜欢吃牛奶味的洛洛呢,还是喜欢吃草莓味的洛洛呢?》














●白起。



你是一个记忆力不好的女生,老是因为皮筋缠在手上,去找皮筋,找不到就会很委屈。



有一次你烧好了饭,才突然想起来白先生已经出警好几天了,看着青翠欲滴的青菜,顿时没了胃口。这时门锁发出了声音,你立刻丢下拖鞋挂在自家先生身上。



被抱到了餐桌边,套上了拖鞋,看着自家先生因为你的热烈欢迎,笑弯了眉眼,小声嘟囔了几句。



“白起,你怕不怕我有一天忘了你啊?”



桌上的筷子刚被拿起,又匆匆放下。紧张的声音从他的喉间冒出。



“怕,怕极了。”



“如果你真的忘了我,我一定还会找到你。让你欣然的再次..喜欢上我的。”



——《白先生,你耳根好红。》《没有,咳。》













●许墨。


这是你第n次迷迷糊糊地低头,手中的自动铅笔划过白纸,身旁的人不经愉悦的笑出声。


“醒醒,小懒虫。是谁说自己要好好学习的,怎么一看到题就困了?”


“反正都是不会写,就我这智商能学起来?”


你彻底的趴下偏了个头,好枕着舒服,却被硬生生地掰了回去,放大的俊脸,无声息地让你红了脸。


“要是小姑娘在我的帮助下,还没学好的话,那,我真的是妄为人师了,认真点,乖。”



          ——《(啾)这是你认真学习的奖励。》















●李泽言。


这是第n次被上司驳回策划了!草稿纸上预备的方案,被你一个接一个的投进垃圾篓。


“不想写了。”


看着成堆你制造出垃圾,不免有些丧气。直叫你硬生生的没听到外面踢踏的脚步声。



“这就不行了?”



昂贵的西装外套被丢向了一旁,钢笔划过白纸,黑色的笔墨留下了印记。看得你茅塞顿开,直拍叫好。


“下次好好想,慢慢改。”


他温厚的大掌揉了揉你的发顶,看着你开心的样子不免嘴角愉悦上翘。



“在我这儿,你可以慢慢长大。”







           ——《累了,就休息会儿,别逞强。》















●凌肖。



你是一个普通的女生,在这个世界里充满了无数靠颜值的产业。你带着近视眼镜,眼下有着小点的雀斑,比不上那些公司外交部的美女。你喜欢低着头,这样你就不用跟别人视线交汇了,直到一个人逼着你看着他。


意见不和时,他会让你抬头看他,跟他吵架,是很奇葩,但是你也逐渐有了咱俩平等的思想。


心情不好时,他会带你出去溜长板,直到你迎着风,笑出声来。


他说长相不是你能决定的,他爱你并不是因为长相,每次自卑的时候,他就会撩起你的眼镜框,轻吻你的雀斑。



“我说你好看,那就是好看。”




                            ——《我瞧上的还能不好看?》















                 人生不如意之事十有八九

                 常想一二,不思八九

                 事事如意。

                                         ——林清玄。

百粉福利!

占tag致歉。

没想到!又咕又水的我也有一百粉了!
今日特供点文福利!!

●时间问题,点文你要准备好我会咕咕咕!!
(咕上一年半载的那种)(难道不觉得一份尘封许久的礼物,在某时间意外到来,很惊讶,很开心吗!)(强行解释)

●提供多人小段子/ 单人短文/单人车(这垃圾车技,如果你想!)/单人书信(我应该可以!)

●圈子:恋与制作人/我的英雄学院/遇见逆水寒(不熟悉的人物我也会尽力去写的!)

●如果人多,我们就抽奖!评论抽三位!(如果只有1-3个,那恭喜你们!)(爱你们♡)

●评论留言拿号!(可以带梗!)

●(把福利写完就删帖!)

●8.14——16:00开奖!!!(也就是后天!)

●谢谢你们支持!♡

【方应看x你】贼。【R】

●ooc有。

●车技不好。(但同样拒绝未成年。)

●生日快乐。(我赶上了!)

●(如果你能接受以上条件,请到评论区拿纸糊车车。)

【李泽言x你】甜言蜜你。


●ooc注意!


●同居甜饼!


●点文。










01.




跟李泽言同居最大的问题。




莫过于你赖床。刚来的几天里你是顶着闹钟的声音,也要一屁股坐好,也就刚来的那几天而已。




后来的你一觉睡到天亮,大概只有厨房的滋滋炒菜声,还有白瓷盘子磕到了桌,你才会觅着这味迷迷糊糊地坐起,走到厨房,抱紧了围着围裙的李泽言,在他的精湛的怼人般的催促下才走向卫生间。




现在更是过分,屋外的鸟鸣,厨房溢出的诱人香气,还有破坏气氛的闹钟,你顶多伸手关掉,再翻一个身继续睡觉。做好早饭的男人,会轻轻的走来,温声跟你说话。




“起床了。”




“昨天不是还说要早起,把报告做完?”




看你发出哼哼唧唧的声音,把自己埋进被窝的样子,再轻笑一声,剥开了你和被子的亲密接触,轻柔的吻了你的眉心。




“该醒了吧。”




你会眯着眼,在他的脸颊上小啄一口。



“回礼,李先生。”




再展开笑容,看着他一下站起催你快去洗漱,现在去给你热下牛奶。




02.




一顿美餐,也该收拾收拾去公司了,刚要跑去帮每天“屈尊” 做饭的大厨洗洗碗时,他就会让你去干其他的事情,比如。




“怕你洗不干净,下次吃洗洁精残留,去理理东西,就你这记性,都不指望你带全。”




李怼怼外号不是白来的!




“昨天看你嘴脱皮蛮严重,记得带润唇膏。”




当然,爱一个人的心细也不是白来的,刚涂完唇膏的你,匆匆跑向门口。





“李泽言!”





“又怎么..”




你“突袭” 了他,一路飞奔,像树袋熊一样挂在了他的身上,吻住了他的唇,反客为主的他更是嚣张加深了这个甜蜜的吻。




“你昨天嘴也有点脱皮哦!”




刚松开唇的你,一下被旁边的帽子盖住了视线,遂即就是耳边一声低沉的。




“笨蛋。”




温软的唇再次覆上了你水润的唇瓣,偷腥的大笨蛋又涂了唇膏,吻住了小笨蛋。




03.




忙碌的一天终于在回家后得到了解脱,哼哧哼哧地像头小猪般吃完饭就匆匆下桌趴在了沙发上,收拾盘子的人硬生生地揪住了你的领子。




“拖鞋。”




“要开播了啊!!”




领子被拉的没有一丝褶皱,这些褶皱到时出现在了某人的眉头上,把你摁在了椅子上,给你套上了拖鞋,宽厚的大掌拍了拍你的头。




“去吧。”




04.




其实这才是最佳生活状态。




以饭后不能躺下为由,安详地窝在李泽言怀里,吃着外卖..对,外卖。在某人的注视下,你吃的尤其不自在,约莫一两口,你就停下了筷子,看向了身后注视着你的双眼。




“吃不下了?”




“别看着我,自己买的自己吃完。”




那男人似乎在沾沾自喜自己的厨艺精湛到让你无法挑剔,更是想看你向他保证再也不吃外卖了。




“李泽言。”




“嗯?”




“我还想吃布丁。”




“没有。”




“你明天后天的都没了。”




幼稚小气鬼!你愤愤想着,却还是环住了他的胳膊,乖巧的关掉了男主撩人的画面。主动亲了亲他的脸颊,看着他按耐不住的嘴角迅速压下,再轻轻点一下他的唇。




“冰箱里,最后一个,不许多吃。”





05.




该睡觉的,床右侧的小台灯打了个哈欠,合上了光,左侧的还在孜孜不倦照亮着男人手中的书本。在你自动缠上他的腿,搂紧他的腰的时候,左侧的灯也会长吁一口气,终于可以休息了。他会放下手中的书,给你裹紧被子,在把你的头搂到胸口,有力的心跳告诉了你他的存在。轻柔的吻落在了你的发顶,还有那一声足以让你沉浸美梦的问候。




“晚安,小笨蛋。”


【叶问舟x你】华衣红烛。【R】

●R向注意!未成年退散!

●车技不稳,会被跌出去。

●ooc(我也想消灭它)

●如果可以,评论见。(吞了私信链接)

【恋与】我是个(莫得感情)的小偷。

●你是小偷(扮演小偷),注意!

●同居设定。

●ooc请多包涵!

●(辣眼警告。)不喜勿喷。

●顺序是周/白/许/李。

●如若可以,请吧!















●今晚就偷明星家。


蹑手蹑脚的翻进了窗槛,鞋尖轻触地板。猫下了身子,手刚准备探向床头的柜子。床上的人翻了个身,你呼吸一屏,看着周棋洛的手腕直直的挡在了你面前,像是无声的邀请,你轻轻地捉起了他的手腕,一寸寸地挪到床边。殊不知床上的人已经醒了,湖蓝色的眸子中倒映着你小心的样子,猛的反捉住你的手腕,把你拉进了被窝,清朗的声音洋溢着开心,撞破了你的惊讶。



“恭喜薯片小姐,喜得超级大明星一枚!”










●今晚去偷特警家。




一个翻身踏进了白起的家中,左顾右盼似乎也没发现到什么的你,锁定了挺立的衣柜,小臂稍加施力就拉开了一条缝,专心搞事业的你,突然间就被搂住了,然后就一脸茫然的被抱上了床。琥珀色的瞳孔亮晶晶的,给你拉上被子那一瞬间充满了温柔。



“该睡了。”



“我还没有偷到东西呢!”



“偷盗是犯罪的。”


你悻悻地闭上了嘴,却听到了一句呢喃...


“偷我...没事。”












●今晚去偷教授家。


今晚你掐指一算,许墨已经睡下了。刚脚尖触地,你就迫不及待地翻起了书桌,嘴里还念叨的不头秃秘诀, 似乎看到了胜利曙光的瞬间,你就被一双长臂揽了过去。你窝在了他的怀中不敢乱动,他笑了笑,柔软的唇吻过了你的额头。低沉磁性的声音,像是电流过脑般刺激。他的指尖轻点你的鼻尖。


“小笨猫。”








●今晚去偷总裁家。



一个翻窗踏了进去,今晚你偷的可不是什么寻常物什。轻踮着脚尖走向床头,俯身看着李泽言颇长的睫毛,闭上的眼睛倒是少了几分冷漠。高挺的鼻翼,薄薄的嘴唇,你的手一路向下,抚过了他整张面庞,停在了他稍圆的下巴,这就是你今天要偷的人了。正仔细打量的你,似乎感到了气温骤降,抬眼向上瞧去,那双紫色的眸跟你相望,一瞬间你收回了手,他的薄唇微动。


“这么晚还不睡?”


“我...我是来偷你的!”


你猛的吸了口气,故作姿态捉住了他的手腕。只见某人像是看白痴的样子张口就怼。


“我看你是脑子不清醒。”


他把你抱回了床上,柔软的被悄然附在了你的身上,他便在你一旁倚下。 低沉的嗓音扫过你的心尖,告知你的成功。


“偷吧。”


你把住了他的腰,他吻了吻你的发顶,遂即有些嘴角上翘。












(我把许墨写的好短,把他们都写的好ooc,致歉!!!)

【我英乙女】你的样子。

&许久未写,文笔掉线系列。

&早就过掉的520。(我在校。)

&短小不精悍系列。

&ooc还是很严重。

&人物包含  绿/轰/爆/物/切/上。




绿谷出久:

[羞涩——活泼]



“小久!小久!今天是520哦!”


“5.....520?”


看你猛然凑近的脸,他的雀斑也漫起红色。


“就是要表达爱的日子!就像我超爱小久一样!”


你搂住了自家英雄的脖子,看着他红透的脸颊,努力地憋出了一句。



“我也超爱xx酱!”

           

                    

                                    ——《绿谷是小天使!》











轰焦冻:

[天然呆——活泼]


“焦冻,今天是520!”


“520吗?”


低头吃荞麦面的人,停下了动作怔怔地看着你笑意盎然的脸。


“就是要由表达自己有多爱一个人的日子!”


他用叉子挑起了面,用着很平淡的口吻说出了最动听的话。


“我无时无刻都在爱xx酱。”


说着他抹掉了你嘴边的酱料,对你微微一笑。





                         ——《这波直球,直击我心》











爆豪胜己:


[暴躁——羞涩]



“爆豪君,今天是...”


“啧,要说赶紧说!别跟废久一样慢慢吞吞。”


“今天是520,我..我能跟你..”


你的声音越来越小,看着眼前人强忍怒气,你就停下了发声。眼前人一记重锤在了沙发上。


“艹,你能跟废久一样跟老子说话,就不能像废久一样叫老子吗?”


他扳过了你下巴,充满怒气的红瞳紧盯着你。


“你有资格在老子这儿说任何话。”

       


                            ——《我想up你/小声》





[暴躁——活泼(戏精)]



“小胜!今天是520哦!我们一起去...”



沙发上的男人 听着你絮絮叨叨停不下来的样子,怒气渐长。却还只是轻声提醒。


“吵死了,蠢女人,闭嘴。”



“好啊!榴莲头,一日不见,你就不要你的小娇妻了!真是令人伤心啊!”



“榴莲头?”



他站起身,附在了你的耳边 ,轻咬撕磨你的耳垂。




“我看你是要被老子干///死在床上,你才知道老子有多爱你。”

      

                      ——《我错了,你放我下来》










物间宁人:




[嘲讽——暴躁]




”喏,520礼物。”



透明的包装袋中装着几块心型的饼干,外面有粉红丝带捆扎着。



“啊勒!你这女人还会做饼干了?”




“切!爱吃不吃,不吃拉倒。”




你趁他在打量,伸出手夺那袋饼子。茶几边的男人双指一提揣在了怀中。



“拿出去还能收回去?这点小规矩都不知道?真是笨极了。”



“你有空嘲讽我,还不如吃死自己。”



你顿了顿,看到了有块你做毁了饼子,这不是你当时吐糟丑的那一块吗?物间捏出了那块饼干塞入了口中。



“女朋友做的当然要慢慢吃。”

        


                     ——《物间嘴中吐钻石系列》













切岛锐儿郎:




[刚硬——活泼]



“切岛!今天是520哦!”



“520是什么?”



你的眼睛笑意盈盈地看着切岛,切岛也有些不好意思的挠挠头笑了笑。



“520要说我爱你哦!”



“哦!哦!”


像是被点化了的钢铁切切让你松了口气,他终于...诶诶!!切岛猛的一下把你抱了起来双臂紧紧的贴着你的身躯。




“我爱xx酱!”




“像我个性一样坚硬!!!”

    

    ——《切切虽然很感动,但是我有点喘不过气。》














上鸣电气:




[地主家的傻儿子——面瘫]



“媳妇儿,媳妇儿!今天是520哦!”




他变戏法般从背后拿出一朵艳丽的玫瑰递给你,你只是静静地看着他,一秒,两秒,他怯怯地缩回了手,张口就是委屈。



“媳妇儿,你就不表达什么吗?”




良久,你才回了句“哦”,扎透了上鸣的心。





“媳妇儿爱我,媳妇儿不爱我,媳妇儿爱我,媳妇儿不爱我....”





他摘着玫瑰花几片带有点点腐败的花瓣,重复念叨,突然停住了时候,把剥除完败叶更显靓丽的玫瑰花递给你。



“没事,我爱媳妇儿就行。”

 


                            ——《我爱你,但我不说。》